• 上个星期在北京机场准备搭机回上海,在候机时看到了一个画面,我一时还没有会意过来,但以我拍照多年的直觉反应,立刻拿出我的相机,在最短的时间内按下快门,之后我才理解是怎么一回事。坦白说是有点啼笑皆非,但也确实很有趣,也希望這盆绿色植物无恙。

  • 今天有個機會去了同是沙發客的A-Mei在田子坊所開的一個叫 Bell Cafe的一家小咖館,在田子坊新的餐廳不斷的出現,A-Mei仍堅持地把這個店維持成其非商業化的感覺。我在店裡坐了一個晚上,我是唯一的客人。Bell Cafe的收入連付其房租都不夠,但A-Mei對此卻不很在意。她很開心地與我聊天,談起他為何放棄了服裝設計的工作來開這個小店,以及她的旅行經驗。我與她聊了一個小時,她也不在乎我沒有叫任何東西,反而是我不好意思,主動要求叫了一杯咖啡,有趣的是我要求要學習如何用吧台的咖啡機沖泡咖啡,她很開心地說她最喜歡教客人用她的吧台了。偷偷告訴大家,鏡頭中的那位就是A-Mei。

    A-Mei同時也開了另一個叫Bell Bar的酒吧,生意比Bell Cafe好一點,但她告訴我她最喜歡的是Bell Cafe,Bell Bar則交給她弟弟來照顧。

    田子坊的店其實不斷地在易主,有些較有特色的店慢慢的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很多商業氣息很濃厚的商店,有些人租了之後,可能經營不下去了,就再把店再轉租出去。也有些原本仍還是住家的地方,因這個地方的柤金收入很不錯,慢慢地也搬離這個區域, 我也担心如果原來的居民都搬離了,田子坊就不再是我們喜歡的田子坊了。

    我把今年四月份拍的田子坊的照片給A-Mei看,A-Mei指出其中幾個住房已變成小店了,沒有想到田子坊的變遷真的很快,我也發現有一些很西式風格的店也進入了此區,我跟A-Mei說,我最担心的是,如果田子坊不斷的開了一些以商業為導向的商店,最後不就成了另一個型態的新天地了,最大的差別是這個地方的石庫門建築是真的。

    Bell Cafe:Lane 248 - 1st alley left, Taikang Road, Luwan, Shanghai - 泰康路248弄內第一個路口左轉
    Bell Bar: No 11 Lane 248, Taikang Road, Luwan, Shanghai -盧灣區泰康路248弄11號後門
    Tel: +86-138-1777-8890
    http://www.bellbar.cn/

  • 有一次我在福建路附近吃飯,忽然看到了一條路叫台灣路(好像蠻合理的),我記得當時我跟我的同事抱怨台灣路怎麼這麼小一條,跟南京路,准海路比起來,真是不夠氣派啊。

     

    後來在一次的機會中,我經過了四川中路,發現有一條很小的路叫香港路(好像不太合理),路標旁還晾了幾條內褲,我忽然發現我不應抱怨啊,上海市政府對台灣還是不錯的。

  • 有人說上海男人喜歡穿睡衣上街,同時睡衣的款式也可以反應出這個人的身份,但我就是沒有真的見過,一直到了昨天我去了上海國際創意產業活動週,才真的見到了,我看到一對夫妻穿睡衣騎腳踏車,好像好進去園區中參觀,不知是因為時間晚了(已到了五點), 或是因他們穿睡衣, 所以保安不讓他們進去參觀,我看了之後,立即用最快的速度,拿起照相機,留下這張照片,算是替上海的文化發展,留下一起記錄。話說回來,上海不是也常聽到有人在辦內衣派對的,這對夫妻很有創意啊,符合主辦這個活動的精神啊,如果我是保安,一定讓他們進去。

  • 這次奧運我看了很多場的比賽, 但一直到了今天早上看到了中華台北蘇麗文在奧運跆拳賽的表現, 讓我不禁為她心疼的流下眼淚來,蘇麗文在比賽受到膝蓋韌帶受到傷害, 但她仍堅持到最後一場比賽結束, 當她只用一支腳站著繼續比賽時, 她的勇敢表現不僅感動了在場的台灣加油團, 也感動了在場的大陸觀眾, 也感動了主審裁判及她的對手。當她受傷時,她的教練求她不要繼續比賽,但她反而在每次倒下時, 經過醫療團隊的治療後, 繼續登場比賽,她奮戰不懈的運動精神, 意外地感動了我們的心, 雖然最後她只拿到最五名的成績, 但她卻是我們大家心目中的冠軍。

    相關新聞: 台灣姑娘感動世界

    雖然我不想拿她跟劉翔來比較, 但明顯地他們在面對同樣的身體傷害的狀況時, 做了不同的選擇。

     

  • 2008-08-14

    蕭與肖是不同的 - [感想]

    Tag:

    來大陸發展後,有時在電話訂酒店時, 會有一些困擾, 明明在電話中說我姓『蕭』, 但到了酒店時, 卻發現我的姓被改成了『肖』, 我發現原來這是在大陸進行第二次漢字簡化時所造成的結果, 雖然大陸在1986年廢止了第二次漢字簡化的使用, 但在大陸仍有很多蕭姓的人, 被改成了肖, 我找到了一篇關於蕭與肖之兩字之間沒有蘩簡關係的說明(一字两写,萧肖并存纯属无稽之谈 ),確實是很有趣, 也發很多在大陸姓肖的人, 要求改回姓蕭的例子, 也被大陸政府所接受。

    因為這個關係,我也開始我的蕭姓的祖先的研究, 我父親的老家在台灣彰社頭, 那裡有很多姓蕭的人,
    在網路上我找到了二個高中生研究蕭氏宗祠的一篇論文(尋根溯源蕭氏宗祠之探微), 很有意思, 應大致可以確定我的祖先應來自南靖,跟蕭萬長是一樣的, 雖然他的老家在台灣嘉義。

    臺灣很多的蕭氏祖先是從南靖移居過去的,土樓之鄉南靖,堪稱“土樓王國”,擁有各類土樓一萬五千多座,其中大造型土樓一千三百多座。南靖土樓,除常見的圓形、方形外,還有五鳳形、半月形、交椅形、圍裙形、凸字形等,並以最老、最美、最高、最大、最小、最奇而聞名于世,給人以奇特的藝術感染力和強烈的心靈震撼力。 來了大陸後, 對於自己的祖先特別感到興趣, 也很想去南靖來一次尋根之旅, 順便去看一下南靖的土樓。

  • 雖然兩岸的包機直航自7/4已開始了, 但我今天是第一次搭直航的飛機回台灣, 當我在浦東機場看到華航的櫃台時, 真的是感動的眼淚快掉了下來., 我來大陸工作已七個多月了, 這期間回台灣過好幾次, 但因每次都要經由香港回台灣, 大都是早上出門, 一直到晚上才能回到家中, 我想直航不僅是節省了許多的時間, 同時兩岸的政治氛圍也因此有很大的改變。目前的包機直航由上海浦東至桃園機場的飛行時間仍要兩個小時20分, 未來的航線如能截彎取直, 同時是由虹橋飛松山的話, 對於我及一些在大陸工作的人而言, 才是真正的好消息。

     

  • 朋友介紹的一個地方, 我在網上也做了一點功課, 是上海一個很小巧的咖啡廳, 坐位不多, 但很有特色, 很輕鬆, 有無線上網及電源, 網速還不錯, 我在這工作做點事, 速度都還不錯, 沒有帶筆電的人, 現場還有一台電腦可以上網.  早餐只要RMB30, 咖啡很合我的口味. 服務員會講英文, 因此有不少的老外客人, 這個地方從早上的早餐, 中餐, 下午茶, 到晚上的調酒都有, 因此算是全方味的吧, 唯一的缺點是沒有禁煙.

    現場放的音樂不錯, 很輕鬆, 不會讓你想逃走, 現場有一些攝影作品, 也有不少的書, 想在這悠閒地待一個下午倒是不錯的選擇。

    老闆在麗江及復興西路都有咖啡廳, 下次找機會去復興西路那家店走走.

    新樂路88號布那(Boonna cafe)
    地址:新樂路88號襄陽北路 電話:54046676

  • 爭議許久的台灣大選終於揭曉了, 結果也符合大多數人的期望。 這次在台灣, 反而見到了不少在大陸工作的朋友, 大陸的幅員很大, 碰面不易, 但這個星期都在台灣碰面了, 可見大家對這次的大選的期望有多高。這次的選舉結果, 我一方面高興, 也一方面有點失落。過去幾年來, 因為領導人的玩弄政治, 讓很多企業的生存很困難, 作為一個專業經理人在台灣的生存空間也愈來愈受限, 我在2007年底作了一重大的決定, 辭掉了原來台灣一家軟體公司的專業經理人工作, 來到了上海打拼。我說失落的原因在於, 台灣的體質及環境是不錯的, 人才的素質也高, 教育很普及, 生活環境也不錯, 可惜沒有足夠的內需市場, 及低成本的人力, 但如果政府的作為更開的謙虛與開放, 其實是可以創造一個不錯的結果。可惜領導人的智慧不足, 造成了很多台灣有八年的時間停滯不前, 甚至是倒退的, 而我為了找出路, 也離開了住了一輩子的土地。誰說不住台灣就是不愛台灣, 江霞說的不是台灣人一說, 真的是撕裂了許許多多愛台灣人的心。期望經過了這次的大選, 這些政客們能夠認清楚, 人民的荷包才是大家最在意的, 省籍本土都是無關緊要的, 只有對自己沒有自信的人才會如此想。我在上海的感受很深, 上海的外來人口據說有八百萬人, 我平時在上海, 反而很少有機會遇到真正的上海人, 在上海不是遇到內地到上海來工作的, 就是來自北京或是南方城市的人, 再來就是像我這樣的台灣人, 及來自世界各地的老外。如果上海人很排外, 那麼上海一定不會是今天的上海。我問過一個上海人會不會認為我們是來上海跟他們搶工作? 他的回答是我們的來到, 幫上海創造了更多的機會, 也讓上海成為一個可立足國際的城市。希望台灣的新領人一定要知道, 只有開放才能有競爭力, 才能吸引人才, 才能夠成為一個泱泱大城市。我認為未來的競爭應不是國與國的競爭, 而是城市與城市的競爭, 是台北與上海、北京、與廣州、香港吉隆坡這些大城市的競爭。甚至是與成都、天津、大連這些二級城市的競爭。把基本建設作法, 作好教育, 再來就是開放, 有競爭力的城市自來就會吸引人才及企業, 限制流通及交流只是讓自己更加地邊緣化, 這一點, 共產黨好像有更深地體會。

  • 2008-03-13

    天氣與心情三溫暖 - [感想]

    Tag:

    自從2/14正式來到大陸後, 至今天(3/13)算是滿月了, 這一個月期間我除了待在上海外, 還去了三次北京, 一次馬來西亞的沙巴, 一次廣州, 待在上海的時間, 只有一半的時間, 其餘的時間都是當空中飛人。真的是五味雜陳的一個月, 不僅天氣三溫暖, 心情也是三溫暖。在大陸的三大城市, 不僅緯度大不相同, 城市風貌也很不同, 人的個性也很不一樣。我在北京是穿羽絨衣, 飛到廣州時則恨不得把衣服脫光, 在上海腄覺時, 則是冷的要罵人!

    在上海時, 覺得跟台北的差距沒有很大, 但消費卻直逼台北, 上海有很多台灣人。我遇到的多是外地人或是外國人, 反而較少有機跟本地的上海人互動, 但普遍感覺上海人是很驕傲的, 但很少跟你談政治。北京人則很豪爽, 但喜歡跟你談政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