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8-01-15

    《數位之牆黃紹麟》如何遠赴中國大陸打拼(一) - [轉載]

    筆者從2008年起,辭去台灣的工作來到上海打拼,大陸的環境確實是跟沒有實際來到這裡的人,心中所想的是不一樣的,我有很多的觀察跟心得跟黃紹麟很像,因此轉載了他的這篇文章,跟大家分享一下。

     

    《數位之牆》如何遠赴中國大陸打拼(一)

    ◎寫在本系列之前

    從07年底以來,由於台灣大選將至,人們也變得越來越激情。就連平日看來溫良恭儉讓的朋友,也開始轉寄慷慨激昂的郵件要我投票給誰救台灣,經常讓我冒出驚嘆號:「啊?沒想到這家伙激情如此?!」

    現在的執政黨,幫別人扣上「不愛台灣」的帽子,跟當年國民黨時期幫別人扣上「匪諜」的帽子一樣容易。就我來看,政客是沒有顏色差別的。要說哪一種顏色的政客比另一種顏色的更愛台灣,是很荒謬的。

    此時此刻寫這系列文章,分享中國大陸求職經驗,很可能讓我成為被攻擊的對象。然而,這時間點卻又是本系列文章最佳發布時間,因為到大陸工作在台灣已經累積成巨大需求。很多人在問,我要怎麼過去?

    這系列文章是寫給想到大陸求職的朋友的,或者抱持著好奇心想多了解些的。如果您打算抱持下列心態或眼光來看這系列文章,那我建議您現在就不必繼續看下去了:

    - 試圖把我抹藍還是抹綠,並攻擊或利用我的文章於政治用途。請注意本系列文章的性質是「工具書」或「參考書」,只教你How To。若這工具對你沒用,離開不用就是了。費力的把他漆上顏色是沒道理的。

    - 試圖挑剔文章中的「中國」,「大陸」,「台灣」,「島內」,「國內」等文字,指責我賣台或搞兩個中國。真正的賣台主角,不分顏色每天都出現在電視新聞上,我不過是個小人物而已,無力呼風喚雨。

    筆者來到這塊土地工作一年多(主要是網際網路產業),而來到此地之前布局兩年,這種經驗絕對是資淺。但我願把所見所聞所思提供出來讓有需要的人參考。如果你沒有這個需要,請離開別再往下看。

    ◎你對中國大陸的誤解有多少?

    把中國大陸當成朋友或敵人的人,對於自己贊成或反對的對象到底了解多少?舉個簡單例子,本系列文章標題是「如何遠赴中國大陸打拼」,其中「打拼」這個脫胎自台語的用詞,在大陸頗為常見。

    這裡的年輕人及上班族,很多跟台灣民眾一樣在看「我猜」以及「全民大悶鍋」,主要是透過網路下載。走進販賣CD的店面,裡頭 70%以上是台灣以及香港藝人的商品,他們跟你聽一樣的歌。

    大都市裡的上班族,關心的話題跟你我一樣,買房子買股票,他們對於理財這件事情的看法與能力一點也不輸給你。由於經濟高速成長加上人才競爭激烈,導致去年我工作的公司平均調薪幅度達 15%。

    經濟成長到底多快?筆者的大陸同事(30到35歲)描述他們小時候過的窮困生活,聽起來跟我父母親(約60到65歲)小時候台灣的生活環境相當;而他們目前過的城市生活水準卻跟現在的台北一樣。

    換言之,沿海都會地區與我大約同齡的人,在短短30年內走完我父親與我兩代人的路。他們剛出來工作的時候月薪是人民幣 500元,現在則依個人發展與機緣不同而達人民幣 1.5萬以上。(約台幣六萬多)。

    在筆者公司,總監級(相當於處長,協理)員工薪水已經與台灣同一等級員工水準相當。若經濟繼續高速成長,很快的將發生大陸公司把業務外包給台灣的情況,因為大陸人成本高,而台灣人又便宜又好用。

    請抹去「大陸人工便宜」的刻版印象,因為高階工作的市場人才一點也不便宜。此外,想像一下中國大陸有一份比你現在薪水還高的工作,你憑什麼能拿到那份工作?想一想你的台灣經驗到底哪裡能用上?

    ◎來到這裡就是踏上世界舞台

    如果有人告訴你他兩年前(或五年前)在大陸工作的經驗,筆者建議你不用聽,因為進步實在太快,現在與兩年前不可同日而語。不僅是硬體建設還包含人民生活,兩年前的經驗可能不足以完全描述現在。

    然而一定非要去中國大陸工作不可嗎?任何一個來到此地工作的人,可能都問過自己1000遍這個問題。答案因人而異,但是如果你說是因為台灣不斷向下沉淪快完蛋了,所以出走,這個原因筆者不能苟同。

    元旦假期筆者回到台北,士林夜市人聲鼎沸兼車水馬龍,讓人懷疑台灣哪有一點點完蛋的跡象?不管再怎麼低迷的世道,都還是一樣有人在賺錢,端看有沒有用心罷了。君不見人氣商品一波又一波?

    鍛鍊「不管什麼樣的政府當道都能賺錢」的能力,是台灣人的宿命。留在這塊土地打拼是一條路,出海打拼也是一條路。回想我們的父執輩早年以輕工業起家,拎了幾口皮箱用破爛的英語在全世界做貿易。

    這就是台灣人的海洋性格,從一出生就準備好要出海!到大陸工作就跟到美國或日本工作沒有不同,就是要面對陌生的人文地裡環境,就是要面對世界級的競爭。然後,以一個台灣人的身分贏得別人尊重。

    為什麼筆者提到世界這個概念?因為這兩個字在大陸求職的歷程中深深的震撼了我。請不要以為你即將到中國大陸工作,請記得這裡是國際舞台。來這裡工作,心裡要有準備自己即將成為地球人。

    筆者告訴自己,我生於桃園,長於台北,過去的3G電信經驗可與世界接軌;目前在上海工作卻經常飛北京;下一個職場可能是東京可能是香港。台灣是家鄉,但如果以後葬在西雅圖,我也不覺得有何不妥。

    如果你的目標是世界,那麼來吧! (文:黃紹麟)
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