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有一次我在福建路附近吃飯,忽然看到了一條路叫台灣路(好像蠻合理的),我記得當時我跟我的同事抱怨台灣路怎麼這麼小一條,跟南京路,准海路比起來,真是不夠氣派啊。

     

    後來在一次的機會中,我經過了四川中路,發現有一條很小的路叫香港路(好像不太合理),路標旁還晾了幾條內褲,我忽然發現我不應抱怨啊,上海市政府對台灣還是不錯的。

  • 今天去參加了Sooner(楊舜仁)所舉辦的第七屆2008「台北上海論壇」CEO總監新春團拜,認識了很多在上海工作或是跟兩岸工作相關的朋友,有些人是到了上海很多年了,也有些是像我一樣剛到上海,或是正準備到上海去。關於去上海的工作經驗,每個人都不一樣,一個朋友用一個譬諭:『留在台灣是等死,但去上海是找死』。說然說的有點誇張,但也說明在大陸工作,是充滿了變數的。我自己的感受也是如此,之前自己也有一些錯誤的印象,但我自己到了上海後,也發現大陸現在的進步快速,當地的人才在質跟量上,已追上了台灣,台灣的人,如果沒有一點實力,在大陸是很容易就被淘汱的。我一月份在上海時,發現一件令人驚訝的事,我遇到了好幾位老外,都說了一口流利的中文。所以我們競爭的對象,不再只是當地人或是海歸,還包括了來自全球各地的菁英人士。一位朋友分享到,我們要提昇自己的競爭力,除了加強自己的專業能力外,就是要懂得所謂的X+Y,也就是能整合異質資源的能力,這也是我們台灣人現在還有點機會可以勝出之處。

    今天的聚會,有位朋友說了一句話,跟大家分享,他提到2008年是鼠年,是生肖的開始,也是新的時代的開始,會有很多的改變,所以不管在2007年對你是否是個順利的一年,希望大家在2008年,都能有新的生活與新的方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