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张爱玲以前住过的常德路的常德公寓6楼,一楼以前是个咖啡馆,是张爱玲常去的地方,那个咖啡馆当然早就不存在了,取而代之的是千彩书,很有小资情怀,很有三四十年代的旧上海味道。

    店内除了有张爱玲全套的作品外,也有很多精美,且不易看到的书籍。我不免俗地也买了本张爱玲的红玫瑰与白玫瑰,可惜生在不同年代,不然我的邻座可能坐的就是张爱玲。

    在术中看到了很很经典的一段话: 

    "男人憧憬著一个女人的身体的时候,就关心到她的灵魂,自己骗自己是爱上了她的灵魂。"

    千彩书坊(Colorful books & Cafe)

    地址:常德路195号(近南京西路)

    无线网路:有

    电源插座:有


  • 原本标题是"登琨艳老师也堕落了?",但后来还是改成了现在的标题,南苏州路1305号在很多人的心中,是有特殊意义的。

    上海近几年创意园区的发展,以及许多老建筑得以得到保存及创新,登老师有很大的功劳,他也是我很崇拜的对象。

    登老师早年奔走,保留苏州河两岸的仓库及老建筑,其中代表性的建筑就是南苏州路1305号,

    一楼的书店更是许多来上海的人,一定会光临的地方,我对上海创意园区的启蒙,就是来自书店的陈老板,

    我在书店买了所有跟登老师有关的书,朋友来上海,我一定带他们到南苏州路1305号及登老师在杨树浦路的滨江创意园区,

    对他们细说上海城市变迁过程中,苏州河两岸老仓库,一段很重要的历史。

    昨天下午,气温虽低,但是阳光还是挺美的,骑车到苏州河两岸逛逛,现在因世博会的关系,苏州河两岸的路大概都打通了,

    骑车是件舒服的事,我还是习惯性的会到1305去走一下,但结果却是让人很失望。我看到了1305号的外观已被彻底翻新了,

    不是应修旧如旧吗?登老师当年花那么多的心血,那么考究地整修这个仓库,但现在怎们变得那么商业取向呢?原先的理想在那呢?

    登老师后来二楼把它粗给了照相馆,还保留了建筑本身的特色,但现在连一楼也租给了照相馆,建筑外观,及内部都在大兴土木,

    原本有商业支持是件好事,因大家都不是在做慈善事业,但建筑物本身不要去改变它,至少修旧如旧的原则应坚持吧。

    二楼的照相馆我去参观过,我不喜欢,俗气了点,但现在连一楼的书店没了,要改成照相馆,真是令人伤心,

    然道登老师一定要如此市场取向吗?
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harryhsiao-logs/32789345.html
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harryhsiao-logs/32789345.html

     

    现在1035的外观,正在整修中,看来就是一个新的建筑。

    原本一楼的书店,正在整修中,照相馆的招牌已挂上。

    后面就是术店的书架,但看来是会被拆了。

    1035号隔壁是,1295号,招牌挂的是新闸桥仓库,其外观保留了跟多的原味,

    更可以让人感受到当年苏州河畔的仓库,在上海近代发展的过程中,所扮演的角色,

    我很自私地期待1295号能一直保留目前的外貌,不要被1035号给影响了。

  • 周末时,我喜欢骑着我的小折,带着笔电,在上海市区找家可无线上网的咖啡厅,打发半天的时光。

    以下是我亲自去过的地方,因此信息是很正确的。

     

    推荐等级:★★★★

    古董花园(Antique & Cafe)

    思南路44号甲近香山路(Sinan Rd 44)

    电话:021-53821055

    Web: www.antique-cafe.com

    WIFI: Yes

    电源:Yes

     

    香所(la aroma de vida)

    推荐等级:★★★

    安福路45-47号 No.45-47 An Fu Rd.

    Tel:021-54035266

    WIFI: Yes

    电源:Yes

  • 不管周庄或乌镇有多美,对上海人来说,朱家角得意义是特别的,因朱家角是上海专属的。

    有个机会与朋友骑车到朱家角,大概骑了40公里。

  • 今天有個機會去了同是沙發客的A-Mei在田子坊所開的一個叫 Bell Cafe的一家小咖館,在田子坊新的餐廳不斷的出現,A-Mei仍堅持地把這個店維持成其非商業化的感覺。我在店裡坐了一個晚上,我是唯一的客人。Bell Cafe的收入連付其房租都不夠,但A-Mei對此卻不很在意。她很開心地與我聊天,談起他為何放棄了服裝設計的工作來開這個小店,以及她的旅行經驗。我與她聊了一個小時,她也不在乎我沒有叫任何東西,反而是我不好意思,主動要求叫了一杯咖啡,有趣的是我要求要學習如何用吧台的咖啡機沖泡咖啡,她很開心地說她最喜歡教客人用她的吧台了。偷偷告訴大家,鏡頭中的那位就是A-Mei。

    A-Mei同時也開了另一個叫Bell Bar的酒吧,生意比Bell Cafe好一點,但她告訴我她最喜歡的是Bell Cafe,Bell Bar則交給她弟弟來照顧。

    田子坊的店其實不斷地在易主,有些較有特色的店慢慢的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很多商業氣息很濃厚的商店,有些人租了之後,可能經營不下去了,就再把店再轉租出去。也有些原本仍還是住家的地方,因這個地方的柤金收入很不錯,慢慢地也搬離這個區域, 我也担心如果原來的居民都搬離了,田子坊就不再是我們喜歡的田子坊了。

    我把今年四月份拍的田子坊的照片給A-Mei看,A-Mei指出其中幾個住房已變成小店了,沒有想到田子坊的變遷真的很快,我也發現有一些很西式風格的店也進入了此區,我跟A-Mei說,我最担心的是,如果田子坊不斷的開了一些以商業為導向的商店,最後不就成了另一個型態的新天地了,最大的差別是這個地方的石庫門建築是真的。

    Bell Cafe:Lane 248 - 1st alley left, Taikang Road, Luwan, Shanghai - 泰康路248弄內第一個路口左轉
    Bell Bar: No 11 Lane 248, Taikang Road, Luwan, Shanghai -盧灣區泰康路248弄11號後門
    Tel: +86-138-1777-8890
    http://www.bellbar.cn/

  • 有一次我在福建路附近吃飯,忽然看到了一條路叫台灣路(好像蠻合理的),我記得當時我跟我的同事抱怨台灣路怎麼這麼小一條,跟南京路,准海路比起來,真是不夠氣派啊。

     

    後來在一次的機會中,我經過了四川中路,發現有一條很小的路叫香港路(好像不太合理),路標旁還晾了幾條內褲,我忽然發現我不應抱怨啊,上海市政府對台灣還是不錯的。

  • 有人說上海男人喜歡穿睡衣上街,同時睡衣的款式也可以反應出這個人的身份,但我就是沒有真的見過,一直到了昨天我去了上海國際創意產業活動週,才真的見到了,我看到一對夫妻穿睡衣騎腳踏車,好像好進去園區中參觀,不知是因為時間晚了(已到了五點), 或是因他們穿睡衣, 所以保安不讓他們進去參觀,我看了之後,立即用最快的速度,拿起照相機,留下這張照片,算是替上海的文化發展,留下一起記錄。話說回來,上海不是也常聽到有人在辦內衣派對的,這對夫妻很有創意啊,符合主辦這個活動的精神啊,如果我是保安,一定讓他們進去。

  • 雖然兩岸的包機直航自7/4已開始了, 但我今天是第一次搭直航的飛機回台灣, 當我在浦東機場看到華航的櫃台時, 真的是感動的眼淚快掉了下來., 我來大陸工作已七個多月了, 這期間回台灣過好幾次, 但因每次都要經由香港回台灣, 大都是早上出門, 一直到晚上才能回到家中, 我想直航不僅是節省了許多的時間, 同時兩岸的政治氛圍也因此有很大的改變。目前的包機直航由上海浦東至桃園機場的飛行時間仍要兩個小時20分, 未來的航線如能截彎取直, 同時是由虹橋飛松山的話, 對於我及一些在大陸工作的人而言, 才是真正的好消息。

     

  • 朋友介紹的一個地方, 我在網上也做了一點功課, 是上海一個很小巧的咖啡廳, 坐位不多, 但很有特色, 很輕鬆, 有無線上網及電源, 網速還不錯, 我在這工作做點事, 速度都還不錯, 沒有帶筆電的人, 現場還有一台電腦可以上網.  早餐只要RMB30, 咖啡很合我的口味. 服務員會講英文, 因此有不少的老外客人, 這個地方從早上的早餐, 中餐, 下午茶, 到晚上的調酒都有, 因此算是全方味的吧, 唯一的缺點是沒有禁煙.

    現場放的音樂不錯, 很輕鬆, 不會讓你想逃走, 現場有一些攝影作品, 也有不少的書, 想在這悠閒地待一個下午倒是不錯的選擇。

    老闆在麗江及復興西路都有咖啡廳, 下次找機會去復興西路那家店走走.

    新樂路88號布那(Boonna cafe)
    地址:新樂路88號襄陽北路 電話:54046676

  • 爭議許久的台灣大選終於揭曉了, 結果也符合大多數人的期望。 這次在台灣, 反而見到了不少在大陸工作的朋友, 大陸的幅員很大, 碰面不易, 但這個星期都在台灣碰面了, 可見大家對這次的大選的期望有多高。這次的選舉結果, 我一方面高興, 也一方面有點失落。過去幾年來, 因為領導人的玩弄政治, 讓很多企業的生存很困難, 作為一個專業經理人在台灣的生存空間也愈來愈受限, 我在2007年底作了一重大的決定, 辭掉了原來台灣一家軟體公司的專業經理人工作, 來到了上海打拼。我說失落的原因在於, 台灣的體質及環境是不錯的, 人才的素質也高, 教育很普及, 生活環境也不錯, 可惜沒有足夠的內需市場, 及低成本的人力, 但如果政府的作為更開的謙虛與開放, 其實是可以創造一個不錯的結果。可惜領導人的智慧不足, 造成了很多台灣有八年的時間停滯不前, 甚至是倒退的, 而我為了找出路, 也離開了住了一輩子的土地。誰說不住台灣就是不愛台灣, 江霞說的不是台灣人一說, 真的是撕裂了許許多多愛台灣人的心。期望經過了這次的大選, 這些政客們能夠認清楚, 人民的荷包才是大家最在意的, 省籍本土都是無關緊要的, 只有對自己沒有自信的人才會如此想。我在上海的感受很深, 上海的外來人口據說有八百萬人, 我平時在上海, 反而很少有機會遇到真正的上海人, 在上海不是遇到內地到上海來工作的, 就是來自北京或是南方城市的人, 再來就是像我這樣的台灣人, 及來自世界各地的老外。如果上海人很排外, 那麼上海一定不會是今天的上海。我問過一個上海人會不會認為我們是來上海跟他們搶工作? 他的回答是我們的來到, 幫上海創造了更多的機會, 也讓上海成為一個可立足國際的城市。希望台灣的新領人一定要知道, 只有開放才能有競爭力, 才能吸引人才, 才能夠成為一個泱泱大城市。我認為未來的競爭應不是國與國的競爭, 而是城市與城市的競爭, 是台北與上海、北京、與廣州、香港吉隆坡這些大城市的競爭。甚至是與成都、天津、大連這些二級城市的競爭。把基本建設作法, 作好教育, 再來就是開放, 有競爭力的城市自來就會吸引人才及企業, 限制流通及交流只是讓自己更加地邊緣化, 這一點, 共產黨好像有更深地體會。